新闻详情

保户信息登记错误的责任应当由保险公司承担

保户信息登记错误的责任应当由保险公司承担

——撰稿人江苏天左律师事务所王晓鹏、王扬芬律师

【基本信息】

案号:(2014)建商初字第449号

审理法院:南京市建区人民法院

原告:南京奇迹公司(以下简称原告或奇迹分公司)

委托代理人王晓鹏、王扬芬,江苏天左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州市武进支公司(以下简称被告或人寿保险武进支公司)

律师观点投保时,投保人按照约定提供相关资料后,因保险公司错误录入投保人的身份信息,导致投保人投保的险种未能在保单上载明的,保险事故发生后,保险公司应当承担保险责任。

【关键词】保险合同  保户信息错误  保险责任

一、诉前

(一)事实。

“奇迹健身游泳馆”为南京奇迹之旅健身有限公司水西门大街分公司管理经营(以下简称奇迹分公司或原告)。2014年6月14日晚,会员薛玉兰在“奇迹健身游泳馆”练习游泳时不幸溺水。奇迹分公司随即拨打报警电话,将薛玉兰送往江苏省人民医院抢救。2014年6月19日,薛玉兰因抢救无效死亡。2014年6月23日,奇迹分公司与死者薛玉兰的家属就赔偿事宜达成协议。根据协议,奇迹分公司赔偿死者家属人民币75万元,其中包括医疗费3万元。协议于当日履行。

奇迹分公司于2014年6月9日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常州市武进支公司(以下简称人寿武进支公司或被告投保公众责任险(《公众责任保险(A)条款》,以下简称主险))和游泳池责任险《游泳池责任条款》,以下简称附加险),因此,向死者家属支付了赔偿款之后,奇迹分公司于2014年7月1日人寿武进支公司申请理赔,但被拒赔。拒赔时,人寿武进支公司没有说明理由也没有出具书面拒赔通知。

江苏天左律师事务所(以下简称天左律师)接受了奇迹分公司的委托,随后奇迹分公司天左律师提供了下列主要证据:

1、第815012014320412000005号保险合同及保单批单,包括主险《公众责任保险(A)条款附加《游泳池责任条款(以下简称第005号保险合同或保单批单)。

2、第815012014320412000006号保险合同及保单批单,包括主险《公众责任保险(A)条款》,不包括附加险《游泳池责任条款》(以下简称第006号保险合同或保单批单)。

经过审查,天左律师发现,根据上述保险合同等证据,本案中存在下列重大问题,这些问题如果不能解决,法院就会依法驳回奇迹分公司于本案中的诉讼请求。其一,第005号保险合同于2014年6月9日并生效,其投保险种包括主险和附加险。但是投保时的投保人不是奇迹分公司,而是其上级公司南京奇迹之旅健身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奇迹总公司)2014年6月18日,人寿武进支公司通过保单批单的方式,将第005号保险合同的投保人变更为奇迹分公司。

其二,第006号保险合同于2014年6月9日,于2014年6月26日生效,投保时只投保了主险而没有投保附加险,投保人却是奇迹分公司而不是奇迹总公司。2014年6月18日,人寿武进支公司通过保单批单的方式,将第006号保险合同的投保人变更为奇迹总公司。

根据上述证据所载明的事实,本次事故发生时,奇迹分公司没有投保附加;而奇迹分公司投保附加时,本次事故已经发生。如此看来,人寿武进支公司拒绝理赔符合法律规定和保险合同约定

经过深入了解与沟通,奇迹分公司向天左律师陈述了下列基本事实:

1、2014年6月份,与奇迹分公司一同向人寿武进支公司投保的包括奇迹总公司在内,共有“奇迹健身”旗下江苏地区设立七家兄弟公司。这些兄弟公司中,有有游泳池并提供游泳健身服务项目,有没有游泳池提供游泳健身服务项目。

2、根据当时与人寿武进支公司的约定,单独投保主险保险费是3500元同时投保附加保险费4000,其中附加险保险费为500元

3、奇迹分公司有游泳池提供游泳健身服务,因此投保了主险和附加险并为此支付了4000元的保险费;奇迹总公司没有游泳池不提供游泳健身服务项目,因此单独投保了主险,并为此支付保险费3500元。

4、投保时的投保单,以及投保所需的主体资料如营业执照和机构代码证等,于2014年6月10日下午通过快递的方式提供给人寿武进支公司快递时,投保单是空白的,只是加盖了奇迹分公司和奇迹总公司的印章。

5、本次保险事故发生之后,奇迹分公司、奇迹总公司分别第005号和第006号保险合同保单批单,以及保险费发票

奇迹分公司与奇迹总公司确认,此前未向人寿武进支公司提交过变更投保人的书面通知

6、天左律师询问,第005号和第006号保险合同的签时间均为2014年6月9日,为什么第005号保险合同的保险期间从2014年6月10日起计算,而第006号保险合同的保险期间却是从2014年6月26日起计算的问题奇迹分公司回答,奇迹分公司是第一次投保,因此,签单之日就是保险合同期限开始之时。而奇迹总公司上一年度已经投保过责任保险,其保险合同期限至2014年6月25日终止为了衔接保险期限,本次保险合同期限确定从2014年6月26日开始

(二)判。

根据奇迹分公司提供的证据及所做出的陈述,天左律师对本案中的事实和法律问题进行了判。天左律师认为,本案的焦点问题在于:2014年6月9日签单时,除主险外,奇迹分公司是否投保了附加险。奇迹分公司要证明自己投保时即已投保了附加险的事实,至少要证明以下两个基本事实

一是投保时,奇迹分公司有投保附加的意思表示。

二是保单信息错误的责任,应当由人寿武进支公司承担。

对此,天左律师认为,第一,投保时,奇迹分公司有投保附加的意思表示首先,“奇迹健身游泳馆”奇迹分公司经营并对外提供游泳健身服务项目。因此,客观上,奇迹分公司有投保附加的现实需求。而奇迹总公司既没有“游泳馆”,也不对外提供游泳健身服务项目。因此,奇迹总公司不会就不存在的保险标的“游泳馆”与保险公司订立保险合同。

其二,2014年6月10日,奇迹分公司向人寿武进支公司汇付的保险费金额为4000元,这4000元正是主险和附加险的保险费。而奇迹总公司于同日向人寿武进支公司汇付保险费金额为3500元,这3500元正是主险的保险费。这说明,奇迹分公司投保了附加险,而奇迹总公司没有投保附加险。

其三,根据主险《公众责任保险(A)条款》第二十一条规定,保险期内,如有被保险人名称变更、营业处所地址变更……被保险人应及时书面通知保险人。鉴于奇迹分公司和奇迹总公司均未提交过书面变更保险合同通知的事实,因此,可以推断的是,第005号和第006号保单批单产生,是因为人寿武进支公司发现保险单信息录入存在错误。这是一种自行改正错误的自我纠错的行为。

第二,天左律师认为,保单信息录入错误的责任,应当由人寿武进支公司承担。客观角度而言,要实现这样的证明目的有一定的难度。这是因为,主张人寿武进支公司承担保单信息错误责任的前提证明快递给人寿武进支公司的第005号和第006号投保单是空白投保单,其投保单的内容均由人寿武进支公司自己填写。而对于该项关键事实,奇迹分公司并无直接证据予以证明。不过,天左律师认为,奇迹分公司可以通过间接证据对此加以证明。

就现有证据来看,其一,“奇迹健身游泳馆”归属奇迹分公司,奇迹分公司客观上需要为此投保附加险以规避相关法律风险而奇迹总公司不会就并不存在的保险标的投保附加责任保险。

其二,如果是奇迹分公司和奇迹总公司自己填写投保单,它们就自己的相关信息不会也不可能错误填写。

其三,奇迹分公司收到的保险发票上所载明的保险费金额为4000元,其中显然包括附加险的保险费用而奇迹总公司收到的保险发票上载明的金额为3500元,却正是主险的保险费用。

其四,2014年6月9日签单后,人寿武进支公司没有向奇迹分公司和奇迹总公司送达保险合同。奇迹分公司和奇迹总公司收到保险合同的时间是在2014年6月19日之后。奇迹分公司和奇迹总公司没有提交过变更保险合同主体及保险合同标的书面通知,因此,可以得出保单批单系人寿武进支公司自行纠正错误的行为的结论。

其五,对于上述基本事实,人寿武进支公司在诉讼中如果做否认的辩解的话一定会编造出一些对其有利的事实,而这些事实的编造,一定会留下难以掩盖的破绽。天左律师认为,这些破绽一旦被发现,就会动摇法庭的心证,从而使得人寿武进支公司的辩解难以被法庭采纳。

、法庭交锋

(一)诉辩意见。

基于上述分析,本案承办律师代表原告向法院递交了诉状,提起了本案诉讼。

针原告的诉讼请求以及所依据的事实和理由,被告提出辩解认为:原告投保的是第006号保险合同,投保时原告投保了主险但没有投保附加险奇迹公司投保的是第005号保险合同,投保时奇迹总公司投保了主险和附加险。第005号第006号保单签发后,原告及奇迹公司同时提出变更申请,因此,被告于2014年6月18日通过保单批单的方式,将第005号保险合同的投保人变更为原告,将第006号保险合同的投保人变更为奇迹之旅公司。上述事实证明,原告投保时没有投保附加险,而本次事故发生于2014年6月14日,在第005号保险合同变更之前,因此,该事故不属于保险事故,原告的诉讼请求应当驳回

为了证明自己的抗辩,被告提供主要证据如下

1、第815012014320412000005号、第815012014320412000006号《公众责任保险(A)投保单》。被告认为,上述证据证明,原告投保时仅投保了主险而没有投保附加险,奇迹总公司投保了主险和附加险。

2、保险费发票共4张其中8970号、8971号发票是保险合同变更前的发票,原告名下发票金额为3500元,奇迹总公司名下发票金额为4000元;9814号、9815号发票是保险合同变更后的发票,原告名下发票金额为4000元,奇迹总公司名下发票金额为3500元。被告认为,上述证据证明,原告投保时仅投保了主险而没有投保附加险,奇迹总公司投保时投保了主险和附加险。

本案庭审中,法庭就相关事实对被告进行了询问,被告补充陈述如下:

其一,第005号和和第006号保险合同于2014年6月9日签单,2014年10月10在被告所在地向原告送达了上述保险合同及保险费发票。

其二,原告与奇迹总公司是通过经办人口头向被告提出变更保险合同的。

其三,投保单是原告自己填写的,保险期限是原告自己确定的

其四,原告与奇迹总公司存在隶属关系,它们可以互相代付保险费,因此,收取原告4000元而出具3500元发票符合常理。

对此,承办律师代表原告提出下列反驳意见:

其一第005号第006号保险单天头载明的信息表明(该处信息不显眼,被告事先不知道),保险合同打印的时间为2014年6月11日11时。因此,被告陈述2014年6月10日在其所在地向原告送达保险合同的事实明显不能成立。

其二,被告辩称原告通过经办人口头提出变更保险合同没有证据证实,与《公众责任保险(A)条款》第二十一条约定相悖,因此,被告的该项辩解不能成立。

其三,原告提供的证据能够证明,原告的投保单于2014年6月10日下午快递了被告被告收到投保单之前,第005号和第006号保险单就已经签发。因此,被告签发保险单的依据并非投保单。另外,投保单上“特别约定”内容繁琐而又复杂,方式专业而又严谨,原告根本没有能力填写这样的内容。

其四,第006号保险合同的保险期限之所以从2014年6月26日开始,是因为奇迹总公司上年度的保险合同期限终止时间为2014年6白25日。

其五,被告收到原告支付的保险费是4000元,但是却出具了3500元保险费发票,而被告收到奇迹总公司的保险费是3500元,但是却出具了4000元保险费发票。对此与常理相悖的做法,被告“互相代付保险费”的解释没有说服力。

(二)法院判决。

经过审理,法庭认为,原告在保险事故发生之前投保了附加险《游泳池责任条款》,应当按照约定给付保险金。其理由为:

首先,原告支付的保险费为4000元,这说明原告投保的是主险和附加险。

其二,奇迹总公司上年度的保险期间终止时间为2014年6月25日,这说明第006号保险合同的实际投保人为奇迹总公司。

其三,被告对保单批改的程序不符合保险合同的约定,并且不能证明原告就此提出过变更申请。

其四,原告有游泳池没有投保附加险,而奇迹总公司没有游泳池却投保了附加险,与理性商人的做法相悖。

据此,法院判决支了原告的全部诉讼请求。

三、最后陈词

本案判决后,被告没有提起上诉,判决所确定的给付义务已经履行作为承办本案的律师,现提出以下几点意见作为最后陈词:

第一,律师代理案件应当依据请求权基础,甄别案件事实,筛选证据材料确定诉讼策略,选择证明方式,阐述法律观点。在梳理案件事实,审查证据材料的时候,应当细致入微,明察秋毫,刨根问底,务求水落石出请求权基础是诉、辩、审的依据,如果不从请求权基础出发,就会诉无方向,辩无路径、审无头绪。

第二,从事商事活动,应当遵守法律规定,遵守商业道德,行使权利和履行义务应当遵循诚信原则。就本案原告而言,原告快递空白投保单,属于漠视自己的权利,这不仅给自己造成了损害,也给社会带来了负担。就本案被告而言,被告没有面对自己错误录入保单信息的事实,而是试图掩盖错误,逃避责任,与诚信原则相去甚远。天左律师认为,在保险理赔问题上,应当遵循“有限拒赔”的原则,对于可赔可不赔应当赔偿。这样,可以增强人们对于保险的依赖和信心,有利于保险事业的发展。

第三,控制法律风险,须有风险意识,同时,还应当设立并且严格遵守法律风险控制程序。就本案而言,原告快递空白投保单的行为表明,原告内部没有建立法律风险控制程序,而投保单上投保人信息填写错误的行为表明,被告内部法律风险控制程序没有得到严格遵守。因此,我们不仅仅需要一个好的制度,更重要的是,我们需要一个严格遵守制度的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