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详情

杨学林:当代中国律师的职业底线


杨学林:当代中国律师的职业底线

 张维玉律师 2017-03-19 10:25:05 举报

阅读数:2010

按:本文是杨学林律师准备在计划今天举行的上海钟颖律师事务所成立十周年庆典上的发言。因庆典因故没有举办。发表于网络。

全国各地律师同行齐聚上海滩,祝钟颖所新的十年再创佳绩,誉满天下!

杨学林:当代中国律师的职业底线

                    ——在上海钟颖律师事务所十周年庆典上的发言

      我与钟颖律师相识于2012年夏天的贵阳小河案法庭上,那时我们响应周泽律师的号召,担任该案的辩护人。自那以后,我们便可以自称为死磕律师了。其实钟颖律师参加的著名死磕案件比我厉害,比如江苏常熟案,比如江西乐平案。而江西乐平案的死磕程度,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基于钟颖律师为我国法治事业所作出的贡献,兄弟我打算代表中华全国律师协会部分律师,向钟颖律师表示致敬。

      据资料显示,截止2016年底我国执业律师已经突破30万人。这与1979年恢复律师制度时的212人,可谓天壤之别。所谓天壤之别,除了人数的猛增,那就是知识水平的大幅度提高。当年的律师具有大学文凭的算是高学历了,而现在则动辄博士、教授、导师。然而,学历的提高,人数的增加,是否必然使得我国律师队伍的素质也同时大幅度提高,这个不一定。因此,在目前的司法大环境下,律师应该大力提倡三讲:讲政治、讲纪律、讲良心。

      一、讲政治。

      2003年非典时期,钟南山先生说了一句话: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全心全意医好病人就是最大的政治,说别的没用。从此以后我就记住这句话了,并且把它深入到我的工作中:作为一个律师,全心全意地为当事人提供法律服务就是最大的政治,说别的没用。

      有人曾经不解地问我,你们这些律师一天到晚揭露政府部门的违法,难道没有看到政府为群众做了大量的好事?为什么不去表扬一下呢?你们这叫不讲政治。我说这恰恰是讲政治的体现。因为在社会分工中,律师是私权利的代表,他只能代表私权利与代表公权力的政府进行交涉,为私权利维权。表扬政府的自有人在,比如央视和各地新闻媒体,天天都在表扬政府。各级宣传部,也负责表扬政府。所以,律师表扬政府则属于不务正业,反而是政治不正确。

      二、讲纪律。

      律师的纪律是什么?有的律师干了几十年可能还不知道。我来告诉你吧:律师最大的纪律就是对他当事人的忠诚,而且是终身的忠诚。律师绝对不能迈过的红线,就是永远不能出卖自己的当事人。否则,律师这个行业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我经常建议一些向我咨询的当事人在本地聘请律师,往往得到的回答是请当地律师不放心。问为什么不放心?回答是有的律师和当地公检法部门是一伙的,或者说有的律师被当地政府勾兑了,或者说有的律师被对方当事人买通了。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但我希望我们今天能够达成一个共识:作为一个律师,我有接受委托和不接受委托的选择,但只要接受了委托,不论是收了多少钱,抑或是免费的,我都要忠实于我的当事人,不受任何压力和诱惑的影响。

      三、讲良心。

      有人说法律不承认良心,这在学理上似乎讲得通。但法律承认不承认良心与法律人讲不讲良心是要分别看待的。

      在聂树斌、呼格吉勒图等冤假错案被平反后,法、检部门把丧事办成了喜事,到处宣传。然而为此付出极大代价的律师们并没有感到多大的欢乐。我们扼腕长叹的是,几乎所有冤假错案的造成,都不是办案机关的水平问题,而是良心问题。河北高院拒不提供判决书给家用以申诉,江西乐平案需要死磕律师静坐19个日夜才得以阅卷,其实就是办案机关的良心大大的坏了。与此相反,这些年在平反冤假错案的工作中,我们的律师表现出了令人称赞的职业良心。他们不计报酬,不畏艰险,与各种违法乱纪行为进行了不屈不挠的斗争,维护了法律的尊严。李金星(伍雷)律师就是这个群体中的先进代表。

     律师在得到当事人和社会高度评价的同时,也被一些不怀好意的论调所骚扰。比如说你们没有这么无私,你们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钱。我倒觉得这种说法有其合理的部分。律师是吃法律饭的,如果眼见法律的尊严被权力糟蹋的不成样子而不去维护,那律师还拿什么吃饭呢?

      各位,我们处在一个最好的时代,那是因为我们处在一个法治被破坏的不大像样的时代。正如我曾经讲过,像我这样只对传统业务知之皮毛的律师能够有所成就,在一个法治被普遍遵守的环境中是很难的。我遇到了一个刑辩律师既悲哀又幸运的时代,大量的冤假错案,错的不是精深疑难的法律问题,错的是良心问题。也就是说,我们不需要多么精深的法律功力,只需要勇敢的精神加众所周知的常识,就有可能将一个被判死刑的人申诉改判成无罪。

      当然,法治的救赎需要全体法律人的合力。我们不能苛求权力重压下的全体法律人都能坚守原则,从而杜绝新的冤假错案的发生。但作恶,抑或不主动作恶应该是一个底线。我觉得在这个前提下构建法律共同体,可能是我们所追求的。

      上面我的三讲论,是我20余年从事律师职业的体会,我一直尽力地去做,而钟颖律师做的比我好。其实律师这个职业全世界都一样,它不是天使,也不是正义的化身,律师做不了上帝的事情。律师收钱办案,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利,这就是律师社会责任的体现。

      祝福钟颖和她的律师事务所。

                                             杨学林

                                       2017319